标王 热搜: www.riukai.com  医药  公司  价格  数码  产品  北京市  麻将机遥控器  生猪  阿里巴巴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农业网 » 正文

二手微耕机转让排名第一的微耕机牌子柴油微耕机好吗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04-27  来源:我爱发明耕田记  作者:张作坤  浏览次数:0
核心提示:  父亲刚到村里的那个冬天,临时住在赵翠枝家南边第二家,主人叫张铁柱。张后生带我去看父亲住过的屋子,主人一家已搬走多年,房子几近坍塌。
   咨询热线 13901329810 张经理           父亲一辈子享有过一次披红戴花、敲锣打鼓的荣耀。上世纪六十年代,父亲成为我们县城中最早响应“上山下乡,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号召一批人其中的一员。当然,这个自作主张的决定导致的直接后果是——在以后父母每一次的争吵中,只要母亲一提出这个事情,父亲就像霜打的茄子,立即败下阵来。对一家人的愧疚,让父亲一生都直不起腰来,直到儿女们把他送上山,他也没有走出这种阴霾。

  从县城到父亲下乡的村子,说近不近,说远也不远。我犹豫了一番还是打了一辆车,沿着空荡的公路穿村过镇,然后拐下路肩,在黄尘滚滚的土路上又摇晃了几里,终于来到了父亲当年生活过的堰坪村。堰坪村不大,四面环山,唯一还算平整的地方就是溪边那块巴掌大的平坝。阳春三月,坝子上开满了金灿灿的油菜花,在山风中荡漾。见到生人,村头的院场上有几条土狗张牙舞爪地对我虚张着声势。“麻虎,麻虎,不准咬人!”闻声,那狗就不吠了,遁声望去,我发现房檐下坐着一个人。那人叫宋团级,今年70岁,穿马甲戴棒球帽,谢顶的脑门下戴着一副石头眼镜,说话慢条斯理,像城里送孙子上下学的退休老头。白天,老宋忙着放羊,我索性自己在村里随意走走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 
本站批发、采购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,信息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,:企库商务网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,也不承担您因此而发生或交易致使的任何损害。
(c)2008-2018 http://www.qkok.cn/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